外电军情学中国?印7000公里走廊连接俄罗斯 伊朗最期待

发布时间:2018-05-14 19:09:29

外电军情学中国?印7000公里走廊连接俄罗斯 伊朗最期待

  凤凰外电军情2018-018期《日本经济新闻》:联结俄罗斯印度的物流走廊2020年开通从南北方向连接印度与俄罗斯并延伸至欧洲的一条新物流通道正在变成现实。预计伊朗国内部分的铁路将于2020

  从南北方向连接印度与俄罗斯并延伸至欧洲的一条新物流通道正在变成现实。预计伊朗国内部分的铁路将于2020年完工,届时有望实现全线贯通。日前,《日本经济新闻》题为《联结俄印的物流走廊2020年开通》的文章予以报道。

  这条南北国际运输走廊总长约7000公里,以铁路和海路将印度与俄罗斯连通。其目标是取代以运输时间短为卖点的苏伊士运河,还将寻找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的可能性。

  2002年,两国与伊朗就实现这一构想达成共识。之后,位于高加索地工区的阿塞拜疆等国也加入进来。印度生产的服装、医药和化学制品从孟买经由海路运抵伊朗南部,之后改由铁路运抵俄罗斯后继续北上至德国和北欧国家。

  伊朗总统鲁哈尼对于新走廊充满期待:“伊朗南部沿海地区将与高加索、中亚、俄罗斯、东北欧相连通。”伊朗因涉嫌核开发遭受美欧制裁,长期被排除在广域基础建设项目之外。伊朗、阿塞拜疆都希望将国际物流网络的建设作为推进经济结构多样化的起爆剂。被孤立于全球主要贸易通路之外的伊朗和苏联高加索地区,在地缘政治学意义的重要性正在上升。

  设立最高指挥官热线、恢复军事交流和演习等举措,有望使自去年洞朗对峙以来实际控制线沿线加剧的军事紧张局势逐步降温。日前,《印度时报》网站题为《在习莫会后,印中热线可能让紧张的实际控制线冷却下来》的文章对此报道。

  4月29日,印国防部高级官员说,莫迪总理和中国国家主席习在武汉举行的非正式会晤做出的向两国军队发布“战略引领”的决定,基本上可归结为命令各自军队根据现在的协议和机制在巡逻期间化解对抗。实际上,这些机制执行得并不是非常有效。比如,边防合作协议禁止双方在实际控制线“没有达成共识”的地区相互“尾随”巡逻。但在从拉达克到所谓“阿鲁纳恰尔邦”(本网注:中国藏南地区)的实际控制线处“争议区域”,双方巡逻人员经常相互“尾随”,引发对峙。

  如今,印中正寻求在其中央军事总部的作战部之间建立热线,类似新德里和伊斯兰堡之间的军事行动指挥部级的热线。两军一年一度的“手拉手”演习也将恢复,去年拟举行的第7次演习因洞朗对峙泡汤。《印度时报》早些时候报道,解放军现在通过修建掩体、临时营房、公路和直升机停机坪来维持在洞朗地区的驻军。

  巴基斯坦宣布2018-2019财年的国防预算为1.1万亿巴基斯坦卢比(约95亿美元)。这一数字比2017-2018财年9200亿卢比(后追加至9990亿卢比)的国防拨款增加了20%。日前,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题为《巴基斯坦公布95亿美元国防预算》的文章对此予以披露。

  文章说,最新国防预算相当于巴基斯坦全年国家开支的约19%,相当于GDP的3.4%左右。巴基斯坦2018-2019财年预算的大部分将用于“与员工相关的开支”。这笔包括军人工资但不包括退休金在内的拨款为4229亿卢比,比去年增加31%。被认为包括国防采购在内的“实物资产”经费增加16%,达到2823亿卢比。这一国防预算还包括用于“运营开支”的2534亿卢比,比去年增加12%。用于“土建工程”的开支为1412亿卢比,增幅为10%。

  三大军种经费分配的预算尚未公布。不过,陆军一向能够分配到军费开支的一半左右,给空军和海军的拨款分别占到20%和10%左右。其余经费分配给国防部和跨军种部门,包括三军情报局。过去12个月,巴基斯坦卢比对美元贬值,这可能会对其军事进口产生影响。同时,美国今年1月暂停向巴提供近20亿美元安全援助。这也可能对巴国防预算形成压力。

  日前,美国彭博新闻社网站刊发题为《“伊斯兰国”组织何去何从?》的文章,探讨关于“伊斯兰国”溃败后的六个问题。

  一是“伊斯兰国”完蛋了吗?2017年底,该组织在视频中表示“战争已进入新阶段”,其正在恢复早期阶段所采取的爆炸、暗杀和狙击手段;

  二是还剩多少战士。安全情报咨询机构苏凡中心估计:2017年底,该组织至少5600人返回本国,残余分子约剩3000人;

  三是经费。伦敦信息和分析组织HIS马基特公司统计,2015年该组织月收入约8000万美元,但由于丧失控制的土地,失去了油田,进而丧失通过税收获得收入的能力;

  四是战斗力。尽管该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节节败退,但其分支机构发动的能力还在,它还可以发动“独狼”式。此外,其宣传机器仍在运转;

  五是其附属组织。世界各地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组织包括:直接作为其分支机构的组织,此前已存在并更名为分支机构的组织,以及宣誓效忠的机构,还有一些与其目标相同的组织。目前,一些组织很活跃;

  六是“基地”组织现状。目前,“基地”组织的策略是通过地方组织开展工作,其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尤其强大。